瓷砖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瓷砖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钓狗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07:07:04 阅读: 来源:瓷砖胶厂家

  有个小偷叫嘎三,在当地名气很响。
  附近有个惯偷,叫猫头,这天,猫头把嘎三约到一家小饭馆,说是切磋偷技,暗地里却是想给嘎三一点颜色看。酒至半酣,猫头对嘎三说:"嘎三,听说你指功天下第一,这样吧,咱俩比试比试,谁输了谁磕头拜师,你敢不敢?"明知猫头来者不善,嘎三却显得非常大度,笑道:"行,咋个比法?"
  猫头说:"咱都是靠手吃饭的,这样吧,咱就比比指头功夫,咋样?"猫头边说边就让饭馆里的小姐端来一锅沸油,随手丢进一块肥皂头,然后将手猛地伸进油锅,眨眼间抽出来在嘎三眼前一晃。嘎三看到那块肥皂头稳稳地夹在猫头的手指中间,而猫头手上却连半点油星也没有。
  猫头自认出手不凡,可嘎三却撇撇嘴说:"没这点本事还能干我们这行?看我的!"话音未落,他的右手也已经闪电般地伸进油锅,不过出来的时候,却空空如也。猫头哈哈大笑:"嘎三,你输了。"嘎三说:"你再仔细看看。"
  猫头掰开嘎三的右手一看,两眼瞪直了:他手指缝里夹的不是肥皂头,是个翅膀直扑闪的苍蝇。嘎三将指缝一松,那苍蝇立马就"嗡嗡嗡"地飞走了。这只苍蝇油锅里走一圈没烫死,本事就够高的了,而嘎三竟能夹住它疾飞的双翅,准头之高,出手之快,那可就完全在猫头之上了。猫头对嘎三佩服得五体投地,倒头就拜师,两个人从此臭味相投。
  不久后的一天,猫头哭丧着脸来找嘎三,说是受欺负了。嘎三勃然大怒:"谁?我给你出气!"原来猫头的邻居是个寡妇,叫翠花,她在家办了个养鸡场,猫头平日嘴馋的时候常去偷鸡吃,可近来翠花买回一只狼狗,昨晚猫头刚摸进鸡棚,狼狗就蹿出来堵在鸡棚门口,东一爪、西一爪地撕扯猫头,等到左邻右舍赶到,狼狗猛地拽下猫头的裤头,把猫头搞得狼狈不堪,在大家的嘲笑声中,猫头只好光着屁股落荒而逃。猫头丢了大脸,今天来求嘎三给他出口恶气。嘎三说:"这好办,今晚把狼狗弄来,咱们炖狗肉吃。"于是当晚,猫头便领着嘎三悄悄溜到了翠花的鸡棚。
  说起嘎三偷狗,那可是一绝。咋偷?他先是把肉挂在渔钩上,狗一吃进肉,渔钩就钩住了它的嗓子眼,嘎三就赶紧收线,这样一来,狗既不能叫又不能跑,只得乖乖地跟着嘎三回家。用这种方法,香喷喷的狗肉嘎三不知吃过多少回,从未失过手。这会儿,嘎三胸有成竹地拽着挂着肉饵的渔线悄悄躲在暗处,那狼狗果然嗅着肉味寻了来。不一会,渔线一动,嘎三赶紧收线,狼狗果然上钩了。嘎三得意洋洋地说:"怎么样?学着点吧!"猫头佩服得直点头,乐滋滋地把嘎三带到了自己家里。
  进屋亮灯,刚要收拾,却谁知那狼狗突然狂吠着蹿起来,把嘎三和猫头两人同时扑倒在地上。咋回事?原来翠花买的是一头退役的警犬,不吃死物,那狼狗是假意上钩,叼着渔线跟来的,等到狗叫声引来翠花,嘎三和猫头已经是披红挂彩伤痕累累了。从此以后,嘎三和狼狗结了死仇,嘎三想尽一切办法收拾狼狗,无奈狼狗鬼精鬼精的,就是不上当。
  俗话说:"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"这天晚上,嘎三正在冥思苦想要出这口恶气的时候,猫头欢天喜地地闯进门来,说发现了除掉狼狗的好办法。原来他家附近麻雀成群,他见翠花常在那里支笸箩撒秕谷捕麻雀喂狼狗。猫头对嘎三说:"不如咱也捕些活麻雀拴在钩钩上,不怕狼狗不上套。"
  猫头等不及,非要今晚动手。嘎三皱皱眉头说:"晚上到哪里去捕活麻雀?"猫头说:"我们那里有个马棚,有好多麻雀窝,正好晚上去逮。"于是两人连夜行动,直奔马棚。
  马棚的椽子是圆的,一直伸出房檐外,这样椽子和墙之间有窟窿,正好可以给麻雀筑窝。嘎三和猫头配合倒也默契,猫头负责选准位置,然后蹲下身子,由嘎三蹬着他的肩往上攀。可谁知嘎三的手刚伸进麻雀窝,就"妈"的尖叫一声,重重地摔了下来。嘎三说:"不对劲,咋凉飕飕、滑溜溜的?"猫头顿时大惊失色:"糟糕,怕是七步蛇吧,它最爱吃麻雀。"一听这话,嘎三立时觉得手指头针刺般钻心地疼,用手电一照,右手食指上果然有一个针尖大的洞,还冒血呢!嘎三哭丧着脸叫道:"快送我上医院!"
  猫头惊恐万状地直摇头:"不行,来不及了,听人说,碰到这种情况,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赶快把被蛇咬的那一截剁掉。你……你……"
  猫头的这种说法嘎三不是没听到过,这事儿必须当机立断,时间就是生命啊!两个人跑到猫头家,嘎三咬咬牙,叫猫头动手。猫头找来菜刀,可是举了几次,就是下不了手。嘎三急了,唉,谁让自己这么倒霉呢?他一把夺过菜刀,眼一闭,"当"地就剁了下去。嘎三有气无力地说:"还是赶紧去医院吧,这伤口总得让医生看看才放心。"于是,猫头帮嘎三稍微把伤口包扎一下,随后两个人一脸汗水地奔到医院。
  嘎三长出一口气。医生问:"指头呢?把指头用药液浸泡,去掉蛇毒,送到城里的大医院,说不定这断指还能再接。""再接?"嘎三一听就急了,怎么刚才就没想到把那截剁下的指头一块儿带着呢?他转身拉起猫头就往回奔,到了猫头家满地儿地找,可找来找去,就是找不到那截剁下的指头。嘎三急得捶胸顿足:"老天啊,帮帮我吧,时间一长,这指头的细胞坏死,就真没指望了。"可是折腾了一夜,就是没找着,这时天也亮了。
  屁股大的地方,都已经"地毯式"地摸查寻找三遍了。忽然猫头灵机一动:当时到医院去的时候,好像看到隔壁翠花家的狼狗从眼前晃过,会不会是这**把我们盯上了?会不会是它把指头叼到马棚里去,在那儿等着收拾我们?他拉着嘎三火速赶到马棚,果然在那里找到了!两个人宝贝似的捡起指头一看,愣住了:不对呀,这指头好像没被七步蛇咬过呀!七步蛇咬过的指头,这么些时间早就应该是乌黑青紫的,可这……
  嘎三的脸变了色,突然猫头冲着他大喊起来:"快看!"嘎三朝他手指的方向一看,自己为叼狼狗做的那枚亮晶晶的渔钩就躺在那儿!一想,明白了:原来两个人掏麻雀窝的时候,渔钩装在猫头的兜里,猫头蹲在地上托起嘎三时,渔钩从兜里滑出来掉在地上,嘎三摔下来的时候,食指恰好被渔钩扎了一个小洞,慌乱之中他们便认为是被蛇咬了。
  嘎三的食指到底没有接上,因为送到医院,细胞早坏死了。这个教训嘎三记了一辈子。那猫头呢,因为怕走了嘎三的老路,也金盆洗手,从此改邪归正。

工作服定制

订工作装

分体工作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