瓷砖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瓷砖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大二学生称上学没意思离校出走四年不与家联系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15:17:59 阅读: 来源:瓷砖胶厂家

大二学生称上学没意思 离校出走四年不与家联系

原标题:大二学生称上大学没意思 离校出走四年不与家联系

下雨了,父亲为小军披上外套。

21日下午3点半左右,天上下着蒙蒙细雨。从沙坪坝区西永微电园派出所出来,在微电园某公司上班的小军(化名),为从云南省玉溪市来找他的父母招了一辆去机场的出租车。

一家人像这样的团聚,要追溯到很久以前。自从上大学时不辞而别,小军已经4年多没有跟家里人联系了。而他的父母之所以能找到他,居然是因为一条诈骗短信。

=细雨中的离别

一件外套父子俩互相推

“我6月休假一定回家。”送父母上车前,小军淡淡地说。毕竟已经有4年多没有联系,一家人都显得有些拘谨。

小军站在路边为父母招出租车,密集的细雨包围着他,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“你看你,穿得好少。”父亲白勇脱下自己的外套,给儿子披上,虽然他自己里面也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衬衫。

外套上带着父亲的体温,小军一愣,立马推了回去,“不不,你穿,我不冷。”“我马上就回云南了,又不冷。”好几年没见儿子了,白勇坚持把衣服给小军披上。

“我年轻,爸你……你自己穿。”小军把外套取下来,想还给父亲。父子俩你推过去,我推过来,半天谁也没穿成。

这时白勇转过身去,眼圈有些红了,用手不停擦拭着眼睛。小军也用手挡住了眼睛,好像是怕谁看见他眼角的泪花。平静了一会儿,白勇转过身,拍拍儿子的肩膀,给了他一个拥抱,“人生还长,我们慢慢说。”

儿子不辞而别

父亲苦寻找不到他

之前在微电园派出所见到白勇时,他穿着鹅黄色的休闲西装,瘦瘦高高的,脸色有些憔悴,“真的找了他好多年了。” 白勇回忆,2009年的上半年,当时儿子小军还在云南财经大学上大二。突然有一天,一个朋友的孩子敲开他家的门,交给他一床棉絮、两套被单和一些洗漱用品,“你儿子让我带回来的,他说他出去创业了。”

白勇开始还不相信,儿子大学上得好好的,怎会突然就要去创业?但联系上儿子大学的班主任,班主任说也在找小军。联系小军的同学,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,他终于相信———儿子真的不辞而别了。

白勇想不通,儿子因为什么突然离开?为什么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?他请了一个星期假,从云南财经大学附近开始找,然后扩大到整个昆明,还去昆明附近其他城市找过,都没有找到儿子。

一条诈骗短信

喊他不信他非要信

一年后,白勇突然收到一条短信:“我是公安局的,你儿子误入传销,诈骗了别人钱。”对方要求他打钱过去。

拿着这条短信,白勇立马就去报警,他觉得一切谜团都解开了:为什么儿子不辞而别,为什么好好的大学不上了,原来儿子是被传销组织洗脑了呀!虽然他没有按对方要求打钱过去,只是因为他觉得,钱打过去儿子一样回不来。

派出所民警看了短信后,直接告诉他:这是个诈骗短信,不要相信。但白勇坚信,儿子肯定是误入传销组织了,“不然为什么这么久不联系家人,也没找家里要钱。”

拿着儿子的照片,又去了玉溪当地的公安局。民警查询了各种有关传销的犯罪信息、嫌疑人信息、受害人信息,确定里面没有小军。白勇还是不相信,他觉得儿子一定在某地传销组织,受苦受累。

此后,白勇三天两头带着妻子往派出所跑,“万一某个地方的传销组织被当地公安捣毁了,万一里面有我儿子……”因为这些万一,白勇不肯放弃。

四年不关手机

希望再收到儿子信息

白勇是做建筑行业的,经常去外地工作。以前他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更换当地的号码。儿子不辞而别后,他多买了一部手机,专门用玉溪的手机号码,从未关过机,“总希望还能收到一些有关儿子的信息,哪怕是又有人找我要钱。”

近几个月,白勇找到儿子的心情愈加迫切,从半个月去一次派出所,改为三天两头没事就去,因为26岁的女儿今年6月28日就要结婚了。“两兄妹从小关系就很好,哥哥总是把吃的让给妹妹。”白勇说,女儿最希望的就是能找到哥哥,参加她的婚礼。

4月19日,星期六,白勇又转悠到了派出所。这一次,他终于得到了好消息:民警查到,小军在重庆市沙坪坝区西永有暂住信息,应该是在那里上班。白勇很高兴,抄下地址后,回家告诉老婆赶紧买机票。

相见场面平静

儿子愧疚说不出口

4月20日上午11点过,白勇和妻子到了重庆,花了4个小时找到西永微电园派出所。民警根据白勇提供的名字和公司名称,很快联系到了小军。

来到小军宿舍,见到失去联系4年的儿子后,一家人却出奇的平静,互相之间话很少。“其实有一种愧疚感,但不想表达出来。”小军昨日告诉记者,他从小不善于表达感情,以前父亲对自己又很严格。

“我完全没想到,父母找我找得这么辛苦。”小军说,家里还有妹妹,本以为就算自己走了,父母应该还有寄托。

小军说,上大学时想创业,在网上研究全国美食,觉得重庆小吃和火锅最能吸引他。“上学没什么意思,我就走了。”怕家里不同意,小军才不辞而别。在重庆,小军在火锅店当过服务员,还卖过酸辣粉、卖过电脑,今年一月初到西永找到了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。

“我本想说,出来个三年,学到做重庆小吃和火锅的经验技术后,就回去。”小军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,三年过了,这都五年了,没有做出成绩。”小军对父亲保证,不会失去联系了,6月28日妹妹结婚一定请假回家。(记者 朱隽 杨帆 实习生 钟洲毓 摄影报道)

江西标志

西安葡萄

南昌桥梁锚具

贵阳冲孔围挡厂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