瓷砖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瓷砖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枣价狂跌70枣农忍痛刨树改种粮四数木属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8:11:47 阅读: 来源:瓷砖胶厂家

枣价狂跌70% 枣农忍痛刨树改种粮

燕赵都市报

全国讯:近日,位于沧县崔尔庄镇的中国沧州红枣交易市场里车水马龙,每天交易量高达3000公斤的优质小枣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。但当地的枣农却高兴不起来,因为他们辛辛苦苦培育的小枣没卖上好价钱。有人掐指算了算收成,尽管今年多收了些小枣,但实际收益还不如往年。一年前,鼓起沧州农民腰包的金丝小枣零售价每公斤最高曾达30元,但到了今年,这一价格已狂跌至每公斤不足4元。甚至去除人工等费用,很多人家都要亏本。受供求关系影响,农产品出现价格周期性波动本属正常。但如此揪心的“高台跳水”,的确让忙碌了一年的枣农难以接受。伤心之余,许多枣农含着眼泪,忍痛将枣园里的枣树刨掉,打算明年改种粮食。

进村收枣商贩寥若晨星

11月10日,沧县崔尔庄镇郑尔庄村农民刘聪告诉记者,因为今年风调雨顺,小枣喜获丰收,他们家种植的600多棵枣树收获小枣5000多公斤,产量比往年提高了三成多。看着丰收的小枣,刘聪盘算着,如果按照去年每公斤20多元的价格,今年小枣收入肯定会突破10万元。但让刘聪想不到的是,今年小枣的价格却像过山车一样一路下滑,每公斤竟然还不到4元钱。

前几天,望着自家红灿灿的小枣,刘聪开始有些发愁,因为晾干的枣子突然出现了腐烂现象,他便忍痛向进村收枣的商贩出售了一些。1000多公斤只卖了3000多元,刘聪心里五味杂陈。更让刘聪始料不及的是,没过几天,到村里收购小枣的商贩突然销声匿迹了。刘聪说,他今年在枣树上投入不少,仅农药化肥就花费了2000多元,找人挑拣枣子工费也不少,如果剩余的小枣卖不掉,恐怕他要白忙活一年了。

与刘聪的情况一样,泊头市营子镇大鲁头村农民李云强种植了100多棵枣树,收获小枣1000多公斤。10月初,小枣刚刚收获时,老李在枣园里以每公斤1.4元卖掉了部分鲜枣。之后,老李像侍候婴儿一样把鲜枣晾晒成干枣,只等买个好价钱时,却遭遇了无人进村收购的尴尬局面。11月10日,老李只得开车把小枣运到沧州红枣交易市场处理掉。

在沧州红枣交易市场,献县尚庄镇学礼村38岁农民安耀庆告诉记者,他从小就种枣树,种植了20多年,头一次遇见像今年这样的情况,“收得最多,卖得最贱。”

安耀庆一共种植了700多棵枣树,往年一到收枣的季节,村里会来不少商贩上门收购,然而今年情况完全相反,“自己把枣运出来卖,还没人买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的枣早卖得差不多了,但今年到目前才卖出去一车,还是每斤7毛钱卖的,只卖了几百块钱。”安耀庆无奈地说。

忙碌一年不如妇女拣枣一季

11月10日上午,沧州红枣交易市场内车水马龙,一派忙碌的景象。“再给加一毛钱,这车枣你拉走。”一位枣农收起一簸箕色泽鲜艳颗粒饱满的小枣,一边展示小枣的品质,一边和前来收枣的外地客商讨价还价。外地客商出价每公斤3.3元,枣农摇着头称合不来,他希望能卖到每公斤3.5元。最终双方价格没有谈拢,交易没有成功。

安耀庆指了指身边的三马车说,这是他的第二车枣,虽然品相好,但是价钱也上不去。两个枣厂的工人围上来问价钱,安耀庆说每公斤3.4元,对方还价2.8元,安耀庆摇了摇头,“真舍不得卖。”

记者在市场内转了一圈,前来售枣的枣农普遍反映,今年的小枣“增产不增收”。小枣价格每公斤最高5元,最低还不到3元。在中国红枣网,记者看到11月10日公布的“全国部分地区最新红枣价格表”上,中国沧州红枣批发市场的金丝枣价格为3.4元/公斤。

沧县崔尔庄农民老张苦笑着和记者算了一笔账,他和妻子两人辛辛苦苦摆弄200多棵枣树,按照现有价格全部售出后,一年的收入也就七八千元左右,去除化肥、农药等基本生产资料的投入以及农忙时节雇人拣枣的花费,纯收入到不了5000元钱,如果再去除两个人的人工费,一年只能算是白忙活。相比前来拣枣的献县、河间等邻县(市)农村妇女,他们“亏本亏大了”。

老张说:“从10月打枣算起,拣枣的家庭妇女这一季能干三个多月的活,每人一天的工资110多元,最多时到过150元,三个月下来收入万数元钱。”老张感叹,两口子忙碌了一年还不如一个家庭妇女的收入,种枣让他伤透了心。老张说,现在村上很多农民都开始刨枣树。“种粮食省心,国家还给补贴,卖掉这车枣,我也回家刨树去。”老张无奈地叹息道。

价格“跳水”缘于多方原因

今年金丝小枣价格大幅下跌,是多方面原因在目前这一时段叠加造成的。

沧县崔尔庄镇副镇长王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其一为小枣产量增加。因为今年风调雨顺,作为小枣主产区的沧县崔尔庄一带都喜获丰收,献县、泊头、河间、青县等地小枣产量也很高,根据市场供求关系,农产品价格波动属于客观规律;其二为气候原因。往年这个时候,小枣晾晒工序已经收尾,枣农大都可以将小枣装袋码放储存,而今年气温一直没有明显下降,因此导致了收获的小枣晾晒后仍出现腐烂现象,而枣农大多无冷藏设备,因此都急于抛售。

沧州红枣交易市场内诸多枣农向记者介绍说,新疆、山东、陕西等地的枣子对沧州小枣销售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冲击。“因为新疆昼夜温差大,气候干燥等地域条件,使得新疆枣糖分高,不易腐烂,因此售价较高。”一位种植枣树多年的枣农说,沧州当地一些枣产品加工企业,不惜高价购买新疆枣、陕西枣,对沧州小枣销售产生了很大影响。记者在赶往沧县高川乡的途中,不时看到一辆辆满载外地枣的大卡车疾驶而过。沧县枣园公司有关负责人称,企业主要以销售沧州小枣为主,近年来,新疆、陕西枣的销售量也正稳步上升。

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做大做强小枣深加工产业链,增加本地枣产品加工企业的吞吐能力,改善传统小枣的品质,引进新品种以增加市场吸引力等举措,或可改变小枣价格如“过山车”似的大起大落局面。

上海治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

合肥京东方骨科医院的口碑怎么样

杭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