瓷砖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瓷砖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继续前行or套现离场香飘飘已站在十字路口(新闻)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 12:17:36 阅读: 来源:瓷砖胶厂家

继续前行or套现离场?香飘飘已站在十字路口

属于香飘飘的固体奶茶时代似乎在走向尾声。

伴随着喜茶、奈雪等新式茶饮强势崛起,曾经“一年销量10亿杯,可绕地球三圈”的香飘飘节节败退。前三季度,营收净利双双下滑。

更大的风险还在后面。

一批市值80亿元的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已经解禁,绝大多数属于近年来接连质押股份的蒋氏家族。

套现离场还是继续资本游戏?或许,站在十字路口的不只是经营惨淡、前途未明的香飘飘,还有其背后的蒋氏家族。

1

80多亿的解禁股来势汹汹

11月30日,香飘飘3.54亿股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36个月的锁定期届满,进入上市流通期。

公告显示,这批刚刚解禁的限售股占总股本比例达84.5855%。更重要的是,涉及的五名股东中的四名自然人股东都属于蒋氏家族,唯一的机构股东也与蒋氏家族关系匪浅。

具体看,实控人、亦是创始人的蒋建琪持股最多,占56.42%;他兄弟蒋建斌持股8.61%,为第二大股东;他女儿蒋晓莹持股为4.3%;持股6.89%的陆家华,是蒋建琪的妻子。

而唯一的机构股东安徽志周合道持股8.36%,则是由蒋建琪家族出资设立。其中,蒋建琪夫妻出资比例达71.4%,间接持有香飘飘5.869%的股份。

算下来蒋氏家族合计持股82.19%,可以看出香飘飘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。

众所周知,在资本市场上,股权高度集中的家族公司,难以建立有效的监督约束机制。这不仅使公司决策倾向于带有经验主义的个人决策,容易造成经营业绩下降。更严重的是,不利于股东自身利益与企业利益的统一。

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半年报发现,蒋晓莹已将其股份全数质押。同时,蒋建斌也累计质押股份1264万股,占其所持股份的35.11%。安徽志周合道则质押了980万股。

股权质押并没有影响股东将巨额分红纳入囊中。

今年七月初,香飘飘公告,公司将以总股本约4.18亿股为基数,派发现金红利约1.04亿元。注意,分红金额相当于去年净利润的近三分之一,根据持股比例不难看出,分红的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蒋氏家族。

此外,记者注意到,11月18日,香飘飘公告称,机构股东安徽志周合道合伙人会议决议,决定解散安徽志周合道并进行清算。

这意味着,蒋建琪夫妻间接持有的5.96%香飘飘股份将转为直接持股,安徽志周合道的其他合伙人亦是如此。

名单上的勾振海,其在2020年3月5日辞职前就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了香飘飘18.37万股。

对此,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告诉记者:“从税收角度看,直接持股,无论是分红还是股权转让,股东都只需缴纳一次个人所得税,为20%;间接持股,主体为合伙企业,转让限售股时实际操作不稳定,可能有税收优势,但如按个体工商户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,边际税率最高可达35%,税负成本较重。”

“另外,直接持股的话,股东遵守禁售期的规定就可以套现;但间接持股要通过持股平台来套现,可能会涉及股权回购、注销股本等,操作起来比较麻烦。”上述人士补充道。

2

业绩疲软,离场还是继续?

随着3.54亿限售股解禁压顶,市场最关心的问题是,蒋氏家族将如何选择?

公告显示,蒋建琪、陆家华、蒋建斌在香飘飘上市时承诺,公司股票上市交易满36个月后,本人在担任公司董事期间,每年转让股份不超过本人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的25%;离职后半年内,不转让本人持有的公司股份。蒋晓莹和安徽志周合道则没有转让数量限制。

而目前蒋建琪、陆家华、蒋建斌均担任香飘飘公司董事,三人合计直接持股比例达71.92%。按照上市承诺,三人今年不得转让超过公司总股本17.98%的股份,即6359.74万股。

不算蒋晓莹被质押的全部股份,算上安徽志周合道的间接持股,以12月3日收盘价23.37元/股粗略计算,今年蒋氏家族最多可套现20.69亿元。

“这几天香飘飘走势还行,但心里悬吊吊的,担心股东悄悄套现。这样的例子在A股太多了,公司做不好,股东还能揣着满口袋的财富完美立场,最后还不是股民买单。”股民王斌忧心忡忡告诉记者。

王斌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。财报显示,2016年至2019年,香飘飘净利润分别为2.66亿元、2.68亿元、3.15亿元、3.47亿元;营业净利率则分别为11.13%、10.15%、9.69%、8.72%,呈逐年下降趋势。

其中,2019年上半年,香飘飘号称2352.96万元的净利润中,政府补助达2304.78万元,还有848.29万元投资收益。在扣除掉各类非经常性的支出与收入后,其扣非净利润仅有2.28万元,只相当于一个普通打工人三五个月的工资。

2020年前三季度,香飘飘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0.47%至18.93亿元;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6.35%至0.44亿元,仅为去年同期的1/3。而扣非净利润仅有216.14万元,同比大幅下滑97.90%。

业绩疲软的香飘飘,今年以来还有多名高管提出辞职。除了董事、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的勾振海,还有工代表监事冯永叶、股东代表监事俞、董事兼副总经理蔡建峰等纷纷提出离职。

“这么多高管离职,是否表明他们都不看好公司前途,股东们是不是就打算套现离场了?”王斌十分担忧。

暂不论股东如何选择,事实上,在资本市场上,套现离场并非唯一选择。

“套现离场最多算初级玩家,玩资本大戏才是高手。”一位长期观察资本市场的人士告诉记者:“这几年我已经观察到好些公司都是这么玩的。”

他进一步介绍:“公司大股东先把股权转让给接盘方套现,等接盘方掌握公司后,就把原公司的生产资源负债等划转到单独成立的一家全资子公司。过了一段时间,原大股东又将这些资产买回来,价格肯定是远低于他套现的金额。”

“这样操作原大股东除了能够套现一大笔钱,还能拿回原有资产,继续做老本行。而接盘方,则可通过出售上述资产增厚业绩,资本市场吃这一套的话股价就上涨,花大价钱购买的股权也在增值。当然,也可以根据再融资新规,让拟引入的控股股东参与定增,原股东再保留一些股份,仍然可以享受到上市公司未来发展的红利。”上述人士补充道。

3

市场艰难,对攻还是挖潜?

在新式茶饮的步步紧逼下,香飘飘已经站在十字路口。

在前不久的2020中国固体饮料发展研讨会上,香飘飘实控人蒋建琪称,后疫情时代,人们的消费观念和行为发生了变化,健康和宅经济成为两大亮点。并表示固体饮料行业不是夕阳产业,应该坚持创新思维。

毕竟,消费者特别是年轻消费者每天求变的口感和新体验,对创新的要求更高。

然财报数据可没听蒋总的话,2017年-2019年,香飘飘的研发费用分别是1390万元、883.62万元、3102.54万元,占营收比重分别为0.53%、0.27%、0.80%。

同时,研发费用还在不断下滑。2020年上半年,香飘飘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仅为1.31%,约为735万元;前三季度,香飘飘的研发费用为1853.99万元,同比减少33.95%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2017年-2019年,香飘飘的销售费用分别高达6.18亿元、8亿元和9.67亿元,均达到了当年净利润的2倍以上。2020年上半年,香飘飘的广告费和市场推广费则也有1.29亿元。

巨额投入的销售费用并没有挽回香飘飘的颓势。

今年前三季度,香飘飘新增了181家经销商,同期却有316家经销商退场。事实上,从2018年开始,香飘飘的经销商们就在大量的流逝。

站在十字路口的香飘飘,要么继续与喜茶、蜜雪冰城、茶颜悦色、奈雪の茶、一点点、coco奶茶,本宫的茶……等血拼液体茶饮,要么深挖蒋建琪口中的“固体饮料未来巨大潜力”,无论怎么选择,都注定香飘飘面临的是一场艰苦战。

但这一切与蒋氏家族关系不大,其人生赢家位置岿然不动:向右,套现退场;向左,继续在资本市场运作。我们拭目以待!

淘宝托管

艾默生UPS电源代理商

天津电动门

车轮锁厂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