瓷砖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瓷砖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90千古风月一如你我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44:57 阅读: 来源:瓷砖胶厂家

浮云晓月,老树疏枝,寂寞轩窗寒幄。庭院清幽,凄凉如水,怨彻西风情薄。千年回首,惊鸿一瞥,芳兰倩影柔绰。千古风月,相惜缘错,是否一如你我。

………………题记

情难收,遥思无寄,清歌苦酒锁重楼。几多尘世无凭, 诉尽凄凉意,再回首,长相思怎消愁?

残漏惊碎重聚梦,倩月也难逢。子规徘徊声声冷,怨今生再不能相逢。洛水畔,临水照花花如雪,翩若惊鸿人如月,世间情难绝。满腔愁血,夜耿耿而人不寐,摇铜镜半蹙眉,甄宓枕留悲,不出诗里才子泪。

苍山滴翠,洛水翻滚,她站在悬崖峭壁上,闭上双眸,感到了从来未有过的美丽与轻松。她听到了群山的劲舞,洛水的吟唱,听到了自己心脏的撕裂破碎声,听到了胸口的鲜血,泉水潺潺般流淌。血殷殷地浸红了她素色的一袭长裙,色彩斑斓,也染红了身后尾追而来的子建的双眼。阵阵清风吹来,她朱唇含笑,悠悠地飘下悬崖,飘向洛水,衣袂翩飞,迎风飘舞,犹如当年那只五彩斑斓的蝴蝶风筝,紫红色的血在上面涂满了子建的那首《美女篇》,袅袅婷婷地坠向了她一生的最后归宿。

多年后的洛水河畔,桃花依旧,黄昏中的微风徐徐吹来,夹杂着水草肥美的清香,未老已衰的子建又一次来到这里。夕阳正红,渔舟唱晚,微波荡漾的碧水上,一叶扁舟逶迤而来,又悠悠而去。船舷上的一位年轻女子回头对他嫣然一笑,那女子虽然布衣素钗,却难掩其俏丽姿容,手中舞动着一块绣着水仙的黄手绢,渐渐远去。望着女子越来越朦胧的身影,子建喃喃地说:宓儿,是你吗?“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…………”

岁月的雨滴似那时间的沙漏“淅淅沥沥”流淌不停,站在历史的转角处,沈园的景致,也总是让人莫名的哀婉着。伤心桥,冷香亭,是悲哀得向来如此,还是因为几百年前偶然重逢的两人?十年风雨,十年无语,十年人生有几许,爱也可以,怨也可以,爱怨只能在心底,无关草木,无关风月,却有关沈园。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;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!错!错!…………”“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;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,难!难!难!…………”何等凄苦,何等凄惨啊。在那个时代又有多少这样的才子佳人,为了那无果的爱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岁月,付出了自己的一生。

春如旧,人空瘦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陆游与唐婉,故人与故事,仿佛在凄美的烟雨中,又多了分萧索的悲凉。思念成疾,相思成伤,我还在而你却不在。如果那一刻,不在乎那“世情薄,人情恶”,不在乎“东风恶,欢情薄”,如果那一刻不在乎父母之命,如果那一刻不在乎世俗礼制…………但如何有那一刻!等闲离别易销魂,不如怜取眼前人,眼前人已逝,何处是归程?

历史的长河依然在流淌,康桥下的柔波,映着月辉的忧伤。薄雾,清凉,弥漫着才子的倔强。流水,潺潺,伴随着佳人的轻吟浅唱。

“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,你无需呀异,更无需惊喜,在瞬间消灭了踪影…………”那时徐志摩和林徽因总是踩着泼洒下来的月光和薄雾,静静地在康河岸边散步,这个时候,对面尖顶教堂里晚祷的钟声,在他们的身后悠远而苍茫地响起。那金属的声音是一种感召,总是让他们怀想起隔山的灯火,怀想起一个个酒一样浓烈的月光之夜。每到这时,徐志摩便会情不自禁的念诗给林徽因,而林徽因总是能够很巧妙地接下去,这是两颗诗魂的心有灵犀。

那时林徽因正是一个天生丽质,风姿绰约,情窦初开的纯真少女。她的美丽,已为许多青年男子所倾倒,然而谁也不能像徐志摩那样,以一个诗人独到的慧眼,从她谜一样的眼睛中,读出她与生俱来的忧郁。但林徽因的爱就像康河上空那美丽的云彩,继而悄然消逝。志摩却终究只能默默的欣赏,这场轰轰烈烈的追求也只是他一个人在苦苦战斗,为爱而痴,为爱而伤。

人生,难道非要这样刻骨铭心的错过? 今生梦回,守候千古的明月已碎成千朵,一页心音,却逃不出撕心的牵挂。那年盛夏,一个不经意的遇见,我们已饮下了千古花落成冢的凄美,三生石畔高山流水的悲凉。水色时光里的万千相思,欲言又止的忧伤,在每个月缺月圆的夜晚,伴着,那些凄婉的古今故事,一起怀旧惋惜。

百转千回,千古风月中,依旧相许着淡墨千语的缱绻。一阕新词拼凑的梦难成,天涯咫尺的决然凄美,有你如何的来。日日花阑独凭的恨,咫尺天涯身心远离的喧泄,也有你又怎样的去!忧伤的守望,红尘可有你? 夜深人静时,你我一起讨论的千古风月,喃喃低语的温柔,经久的萦绕在耳畔,拿不掉,抹不去!

古道荒烟,天涯断肠!空旷的轮回,把一段风雅,镂刻成千古佳话。素装淡月的窗畔,依旧盼着与你相逢的眷情。三千烦恼,把盏玉壶,一杯清酒一弦情,想要托付给你的一生痴狂,如今,却天涯断肠,彼岸对望。

半生流离点缀的一世哀愁,很多时候,忽然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?自己又是谁?或许,自己就是那隔山隔水,杨柳岸边的一缕柔风,只为,今生轻扶你的发梢,然后我们一起慢慢变老。或许,自己就是那风尘里,飘零的一树黄叶,只为,前世吹不散的寂寥清愁,用一季眷舞来执着那份剪不断的情丝。

长长的寂寞岁月,走不出那个痛入骨髓的思念。此生,我仍在如梦如幻的红尘烟雨中,等你。等你素衣飘飘,明眸流转,不为那满窗的桃红柳绿,不为那一曲绝世的芳华,只为一个千古传说,盈盈的如约而至!

孤独的旅程,朦胧的你,又一次绝世了我的遥望!细数前尘往事,漫长的相思,几世回眸换来的擦肩,幻境里望瘦的一轮明月,无尽的忧思,碎了星夜,碎了月色!

静默的心事,如同惆怅的绝曲,欲把满怀的思绪,都化作千古风月。寄放的相思,洒落在洛水河畔,沈园,或是康桥,踏着笙歌的曼妙,走进痴迷的眷梦,把岁月定格在,年华流转的惊鸿一瞥中。

灯火阑珊的夜晚,忘不穿秋水,数不尽落寞!一袭孤单的身影,依旧是颠沛流离的宿命。

回首,那千年往事,可有人记?若记,为何,还有伤情笔墨,抒写,花灯暗影里的一身雪白?苦守千年等待,那千年的哀愁,可有人埋?若埋,为何,还有红尘烟雨,细数,千古风月哭泣的悲哀?

而你我,或许正像是穿越了千年,为倾尽的痴情,终归是一滴孤独的清泪!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